• 您好,欢迎来到绿色低碳网!与我们一起分享绿色生活。
  • 二维码 
  • 首页 项目库 供应信息 新能源 节能减排 低碳技术 低碳经济 低碳产业 招商引资 会展中心 政策法规 会员福利
    低碳生活当前位置: 首页 » 低碳生活 » 正文

    漩涡中心的少东家 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回应质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25  来源:新浪  浏览次数:125
    核心提示:在疫苗案持续发酵多日后,7月24日这天,关于长生生物(11.750,0.00,0.00%)的利空消息不断传来。当日下午,长生生物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8年7月26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公司股票代码

    在疫苗案持续发酵多日后,7月24日这天,关于长生生物(11.750, 0.00, 0.00%)的利空消息不断传来。

    当日下午,长生生物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8年7月26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公司股票代码仍为“002680”,公司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当日晚间,长生生物表示,除了百白破联合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产品被责令停产,其他产品也采取全面自主停产,进行整改,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所以按照规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几乎与此同时,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发布公告称,长春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7月24日下午,在距离长春有970公里远的北京东城区,出生于1981年的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没能逃离风暴中心。

    他坐在一家饭店内,4个手机不断响起。在此前一天的下午,由于“疫苗”事件的进一步发酵,包括他母亲在内的长生生物多名高管和中层被长春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张洺豪称,自己虽然挂名副董事长,但在公司并不了解和负责实际事务,因此,几名高管的脱岗使公司立刻陷入瘫痪状态。与此同时,公司原本建设中的连云港(3.510, -0.02, -0.57%)项目基地,也将大概率受到影响而停工。

    公司进化论调查了解到,长春长生的工厂确已没有正常运营的迹象,与此同时,关于长生生物多项的调查也在进行中,24日下午,长春高新(218.130, 13.13, 6.40%)对公司进化论称,长春市国资委已经要求公司提供长生生物股权转让时期的材料。此外,公司进化论从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公司此次疫苗案的一个重要涉事情节,或在于未经动物试验。此外,企业使用了经过企业内检的其他批次疫苗代替效价未达标产品送检。

    24日晚,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发布公告称,长春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高俊芳等被刑事拘留

    企业陷入停滞

    7月24日上午,公司进化论来到长生生物的工厂大门。这里已经“严防死守”了超过一周的时间,公司进化论向员工了解公司是否已全面停产,一位员工告诉记者称“是”,另一位员工说:“都停了”。

    ▲7月24日,长生生物的1号车间,上面写着“一楼流感 二楼水痘 三楼狂犬”。目前,该车间已经全面停产。

    当天中午,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之子、副董事长张洺豪向公司进化论证实,由于包括高俊芳在内的多位管理层被警方带走,公司目前已经陷入无法正常生产经营的状态,暂时或由董秘代理相关事务。

    7月24日上午,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2018年7月23日下午15时,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 嫌违法犯罪案件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3名公司高管和2名中层人员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中纪委的消息也在同一天传来:吉林省纪委监委已采取三项措施抓紧工作:一是对反映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的问题线索和信访举报进行梳理和调度。二是责成驻省食药监局纪检组、长春市纪委监委在查清事实基础上,厘清责任,对省市食药监部门相关责任人失职渎职问题,依纪依法严肃查处问责。三是成立责任追究工作组,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改制、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进行调查追责。

    24日晚,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发布公告称,长春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几乎与此同时,长生生物又发公告称,除了百白破联合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产品被责令停产,其他产品也采取全面自主停产,进行整改,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所以按照规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生产记录”何处造了“假”

    被指或未经动物试验

    对于长生生物疫苗案的细节,外界充满各种猜测。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首次爆出长生生物“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

    22日,国家药监局负责人通报称,企业(长生生物)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

    7月24日,公司进化论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该公司此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有关规定,主要是以下这两个问题:

    1.随意变更参数工艺和设备:更改毒株培养周期(因每批毒株生长情况不同,而相关部门对毒株培育时间要求较死板,企业根据毒株生长情况调整了培育时间,但此调整对疫苗使用安全和注射效果无影响);用试剂盒检测代替小白鼠试验检测,违反GMP操作规定,但是流向市场疫苗均为中检院检测合格疫苗,出厂时高于药典规定的2.5IV。

    2.生产纪录造假。狂犬疫苗属于批批检测疫苗(每个批次都要检测),按中检院规定,企业送检疫苗不能断批次,需要按顺序送检。另,企业在送检前都会进行内检,而内检效价不合格的疫苗将不送检,同样也不会上市销售。此前,长生内检发现某批产品存在效价不达要求的情况,但为达到不掉批的送检要求,企业使用了已经企业内检的其他批次疫苗替代该批送检。

    7月25日凌晨,张洺豪本人对公司进化论表示:因为我没有参与到运营和生产中,这两个部分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以及生产记录造假,我不是特别清楚也不确定。

    “私有化”往事再调查

    长春高新被要求配合

    针对长生生物的“彻底调查”,相关的部门已经有所动作。

    7月24日,公司进化论来到长春高新,该公司董秘告诉记者,长春市国资委已经要求长春高新提供曾经转让长生生物时的资料。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将旗下核心子公司卖给了公司的副董事长、总经理高秀芳。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4.010, -0.01, -0.25%)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由于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外界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据媒体报道,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制药公司曾向吉林省政府发报告提出质疑,称自己出价3元明显高于“其他方”,但未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

    最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该次转让顺利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成为由高俊芳实际控制的公司。

    24日下午,长春高新董秘告诉公司进化论,自己对当时的股权转让情况并不了解,“我知道的都是来自于公开资料”。而在长春高新,而在长春高新,做出这项决定的那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有董事长杨占民、董事张晓明、赵士贤、孙克林、陶兆华等十余人,基本上已经退休,有的甚至已经去世多年。

    据了解,早在2017年10月,长春高新区国资委就已经针对此事向长春高新提取过相关的股权转让历史资料,此后一直没有下文。

    对于这笔被外界质疑为“侵吞国资”的股权交易,高俊芳之子、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认为,仅从价格来质疑高俊芳“侵吞国资”是不公平的,他表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国企改制中“管理层优先”是较为普遍和正常的做法,“况且,我母亲作为企业的老员工,也更了解企业本身的实际情况”。

    这样一笔交易,多次被人提及的就是,按照高俊芳本人的工资,远远不及能够拿出4000多万元来。

    一位知情人士称,在90年年代初期,高俊芳的月薪也不过一百多元。在长春高新的2001年年度报告中,高俊芳的年薪为5.98万元。而根据当时的收购协议,高俊芳收购时仅最初的预防转让金就要拿出1000多万元。

    上述知情人士称,在最开始股权转让时,相关部门就查过高俊芳的资金来源,“说是借的”,但是当时的流程中,只查高俊芳借了谁的钱,出借人的钱从哪里来并没有追溯。

    有当初持股员工称是“非情愿”转让股份

    位于长春西安大路的老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长生所),在这个夏日里显得冷冷清清,老长生所的办公大楼如今已经被转让,门上贴着封条,等待未来和买家交接。

    ▲7月24日,原长生生物制品研究所大门,门口的标识看起来历经沧桑,这栋大门背后的办公楼也已经贴上封条,工作人员都已经搬迁至新的地址。

    25年前,此刻处于风波中心的长生生物在这里诞生。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长生所以自有资金 600 万元及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生产技术、分装古巴干扰素冻干技术 900 万元投入,共计出资 1500 万元,联合当时的长春高研所和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共同发起,并向内部职工定向募集股份而设立长生实业(长生生物的前身)。

    当时,长生所占长春实业总股本的 50%。时任长生所所长为张嘉铭,副所长李长太,李长太兼任了长春实业的第一任总经理。

    此后,身为长生所财务处处长的高俊芳也来到长生实业,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不久后,李长太不再担任长生实业总经理,由高俊芳接任。据长生生物财报,高俊芳是1994年起任职长春长生总经理。

    多位知情人士对公司进化论表示,高俊芳当时与时任长生所所长张嘉铭关系较好。有长生所曾经的高层向新京报记者称,高俊芳擅长与一些领导的夫人打交道。

    谈起对母亲高俊芳的评价,张洺豪称,“高总”生活朴素,乘坐飞机出行常选择经济舱,至于外界所传言的其与领导们的关系,“你去问问我母亲,她认得几个领导?”

    据了解,长生实业成立时,长生所的职工共同出资840万元参与,共同获得长生实业28%的股权。高俊芳担任长生实业总经理后,员工持股在1995年、1996 年相继回购完员工股份,员工全部退出。

    7月24日,在长生所家属院活动中心打麻将的几位退休职工,谈起当年股份被收回时,认为当初是“被迫转让”股份而非情愿。而对于具体退出的原因,他们大多表示“很复杂”,不愿多谈。

    员工集体退出后,当时已经上市的长春高新出资775万收购了长生生物19.38%股权,成为长生所的大股东。在当时,无论是长生生物、长生所还是长春高新,都是国有性质。

    在1997年11月,长春高新持有长生实业48.55%;长生所持有长生实业30.68%股权。2000年5月,高俊芳开始在长春高新任职,2001年2月出任长春高新副总经理,三个月后,高俊芳成为长春高新总经理。

    长生实业的控股股东由长生所变为长春高新时,高俊芳在长生实业的管理层地位,一直没有变过。一位长春高新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高俊芳在长春高新的工作重点,也更多是在当时的长生实业上。

    2002年,长生实业变更名称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对话张洺豪(长生生物副董事长)

    公司进化论:目前你在公司负责哪块业务?

    张洺豪:我虽然挂名董事长,但是公司的生产和经营事务我都不参与、也不了解。公司都没有我的办公室,开会也不会喊我。

    公司进化论:在食药监15号发布通告之前,他们对公司的调查过程用了多久?

    张洺豪:不清楚,我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进驻的。

    公司进化论:通告刚发的时候,你有预料到现在这个局面吗?

    张洺豪:没有,我妈当时只是和我说出了点问题,我以为可能就是生产环节哪里有点问题,因为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也没有想得很严重。

    公司进化论:截至目前,在自查和被调查的过程中,你们有没有结论,具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有媒体报道援引爆料人的说法,公司涉事疫苗没有经过动物实验?

    张洺豪:自查的情况此前已经公布,具体的情况等国家局的调查结果吧。

    公司进化论:公司生产疫苗过程中,质量受权人是谁?这个人是不是也要对这次的事情承担责任?

    张洺豪:张晶,肯定有她的责任。质量老总和生产老总都有责任。

    (根据长生生物2017年财报,张晶女士现担任本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主要负责质检工作。)

    公司进化论:公司的几个高管已经被带走,目前的调查是什么进展?

    张洺豪:不清楚,我自己也见不到我母亲。

    (注:24日晚间,长春高新分局通报,长生生物15名涉案人员被刑事拘留。)

    公司进化论:为什么关于百白破疫苗的调查是去年10月就立案,最近食药监局才给出调查结果?这个调查长达9个月。

    张洺豪:我们也很奇怪,事实上上市公司从来没收到过调查通知书,并且长春食药监局后来一直也没有给我们出具任何调查结果,直到爆出这次的事件,我们才收到调查结果。

    公司进化论:你怎么看待目前外界对公司包括对你家庭的质疑?

    张洺豪:作为企业的一份子,我内心也十分愧疚,但希望大家关注事情本身,不要牵涉到家庭。

    公司进化论:长生生物的股权转让历史,外界质疑很多,其中有一个细节是说,当时某家企业出价3元股,却没有胜出,最后高俊芳以2.7元的价格受让了股权。

    张洺豪:当时的大背景是支持改制、尤其支持管理层优先收购的。况且,我母亲作为企业的老员工,也更了解企业本身的实际情况。

    公司进化论:2004年,高俊芳以3375万元的价格获得了长春长生25%的股权,这笔钱都是她个人的自有资金吗?

    张洺豪:对于这个事情,纪委已经审过了,这个时候再翻10年前的这个旧账,而且你脱离当时的语境,这个是不合逻辑的。

    公司进化论:在目前所有的疫苗企业中,长生生物销售毛利率是最高的,与此同时,研发投入不足也被诟病。

    张洺豪:水痘和狂犬(疫苗)是我们的两个成熟品种,处于市场稳定期,所以毛利率肯定比那些抢市场阶段的产品毛利率高。

    公司进化论:这个事情会不会影响长生云港产业园的施工进度?会不会对产业园原有的项目规划进行调整?

    张洺豪:肯定会受到影响。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北京紫瑞天成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19号华普国际大厦15层1503室
    联系电话:010-65801937 京ICP备12001073号